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,但他们并未应用在战争上——这完全是个误解

2020-07-22 19:53浏览 : 554

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,但他们并未应用在战争上——这完全是个误解

「中国是一头睡狮。等它醒了,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震动。」这几句话是拿破仑说的,近年来大家在引用时,往往会接着表示,那头睡狮如今已经醒了。中国政府的高层屡屡承诺,该国会以「和平、可亲和文明」的方式崛起,但依旧震惊了全世界。拿破仑的预言似乎成真了。

然而,他是在一八一六年时预言的。为何这头狮子过了那幺久才醒来?而且为何会睡着?中国曾是举世最为富庶、科技最发达,也最有权势的大国。当初它为何会失去领先优势,输给了后来才崛起的西欧各国?或者,换个方式来提问:在一五○○年之后,为什幺那些曾经无足轻重的欧洲国家会成为宰制全球的强权?

这些都是有关世界史的关键问题,近年来已经有太多人急于提供解答,也引发许多争论。但几乎所有答案都是围绕着经济问题打转。正因如此,如今我们已经比过去更为了解中欧双方在薪资水平、生育率与农业生产力等方面的表现,但却还是不太了解拿破仑那一席话的真正重点──战争。他会提出此一知名预言,是为了回应他的爱尔兰籍外科医生的提问:若是向中国发动攻击,对英国而言是利是弊?拿破仑的答案是,英国佔不到便宜,因为中国人一旦觉醒了,就会「从美法两国,甚至从伦敦招募到技师与造船工匠,藉此打造出一个舰队,假以时日就能打败贵国。」最后,英国人还是对中国发动攻击,中国也的确招募到一些技师与顾问。中英两国开战后,中国迈向现代化之路走得比拿破仑预期的还久,但在整个过程中,洋务运动的参与者往往都把军务当成重点。时至今日,倡议改革的人仍是如此。

这本书所探讨的是中国与西方之间的「大分流」(the Great Divergence)①,并且会将讨论聚焦在武器上。我主张中国之所以会强大、衰败,接着又重新崛起,是可以从其过去的军事模式看出来的。但我不会只聚焦在中国。我的目标是比较欧亚的军事史,而且我想要提问的问题不只是「中国为何走上不同于西方的道路?」也要问「西方为何能走上不同于东亚的道路?」欧洲并非遵循着一条正常轨迹去发展的;每一例个案都能为其他案例带来启示。

贯串这整本书的主题是火药战事。长期以来,史家已经针对火药带来的革命性效应进行了许多研究,但他们大多只注意西方。事实上,你可能听过一个错误但常被提及的说法: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,但他们并未应用在战争上。此一误解仍然广泛地流传着,常出现在学术着作里,甚至连中国人自己都这幺说。不过,事实是中国与其邻国试着把火药运用在许多军事和非军事的用途上,经过几百年后,火药才流传到西方。这些最先开始使用火药的亚洲国家常常被忽略了,而大部分关于火药战事的研究都聚焦在早期近代史(大约一五○○~一八○○年)。史家们往往主张,这段时间里有许多帝国因为火药而崛起,「火药革命」与「军事革命」促成了欧洲封建结构的转变,也为日后西方国家的全球霸业打下了基础。

但事实上,所谓的「火药时代」持续了整整一千年,从将届西元九一○年代时人们开始把黑火药(gunpowder)用于战事上,揭开序幕,最后直到大概一九○○年,无烟火药取而代之,这时代才算告终。若能好好检视火药时代,就算不能解答「西方为何崛起?中国为何『停滞不前』?」的问题,至少也能对问题有所釐清。

欧洲的变动为何如此大?中国又何以往往被认为停滞不前?有许多人曾提出解释,但最为持久的解释之一,就是所谓的「竞争国家体系」。根据此一理论,欧洲各国彼此对立,导致欧洲社会面对一种优胜劣败的竞争压力,迫使各国不得不改善自身的政经与军事结构。相反的,中国却是个大一统帝国,这让中国人欠缺实验精神,导致国家的发展停滞。这个观念是随着社会科学一起诞生的,最早由孟德斯鸠(Montesquieu)提出,尔后也为马克思(Karl Marx)与韦伯(Max Weber)的着作生色不少。如今此一说法已经非常普及,出现在贾德.戴蒙(Jared Diamond)、伊曼纽尔.华勒斯坦(Immanuel Wallerstein)、大卫.蓝迪斯(David Landes)、杰弗瑞.帕克(Geoffrey Parker)等许多人的着作里。以此一模式为根据,许多研究中国的专家也都主张,因为中国是个大一统帝国,所以缺乏欧洲那种较具竞争性的动力──不过,也有人认为,这种缺乏竞争的状况会带来种种经济上的好处。

当然,每一个学过中国史的人都知道,中国在历史上也是战乱频仍,常分裂为许多相互竞争的国家。事实上,「中国」一词预设了大一统的状态,但该国在历史上有很多时间都不是统一的。史上最着名的分裂时期应该就是战国时代(西元前四七五~二二一年),许多国家也把欧洲的早期近代史拿来跟这个时代相提并论,主张两者在军事与政治方面有许多相似的发展。例如,历史学者杰弗瑞.帕克就是以讨论中国的战国时代来开始他的《军事革命》(The Military Revolution)一书,主张战国时代的中国与早期现代的欧洲一样,因为战争频仍而导致国家集权化,而且在战术、科技、组织与后勤等各方面都有许多军事创新。

然而,在中国的漫长历史中,还是有许多学其他各国相互竞争的战乱时期,但往往被学者们给忽略了,夸大了中华帝国的大一统。我这本书的假设是:那些分裂的时代正是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世界史的关键。

译注:
[①]:指造成中国与西方发展成不同样貌的历史分水岭,译名参考彭慕兰(Kenneth Pomeranz)着,《大分流:中国、欧洲与现代世界经济的形成》(The Great Divergence: Europe, China,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Economy)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申博太阳城_快彩在线app官方下载|最大的生活分享社区|关注每天新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mg4355vip888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加坡金沙bbin